避孕还是灾难?让2600万女性欲言又止的秘密太痛苦!
      发布时间:2020-09-18 22:44    来源:华夏人流网    浏览数:131

        今年夏天,和三五好友约饭时,一位从事个展策划的闺蜜,推荐了一场展出,仅仅只是看到她发的图片,就已经让我内心震荡不已。

        

        看到这些静静躺在蓝丝绒布上,泛着金属光泽的铜环,米粉们是不是感觉跟我一样:这是精致首饰吗?

        然而,答案有些诛心:

        它们其实是300个1:1还原的节育环。

        一种鲜少被提及的常见避孕物件,又尖又硬,被放置在万千女性娇柔的子宫里度过了无数漫长的日夜。

        

        闺蜜告诉我,这是旅法艺术家周雯静2014年的旧作,今年又被重新展出。

        第一眼在展厅看到这个作品,这位自称要时刻保持高冷的二宝妈,却像突然被人打了一拳,鼻头瞬间发酸。

        因为,闺蜜的妈妈跟这位艺术家的妈妈遭遇相同。

        两位母亲,都是身体出现异常,在女儿的陪同下,从子宫内取出一枚相伴20多年的节育环。

        闺蜜的妈妈不幸发生了嵌钝,也就是节育环长进了肉里,手术无比困难,病人经历了非人的煎熬。

        可是,对比周雯静的妈妈,这已算幸运。

        周妈妈在手术后出现大出血,并初步诊断为子宫癌,给整个家带来了一场“地震”。

        

        也是因为这次,周雯静这才意识到,这枚小小的金属环对于一个女性、一个母亲来说,意味着什么。

        在周雯静出生的八十年代,以及九十年代,几千万和周妈妈一样的女性,身体里被放入了节育环。

        许多人并不知道节育环最多只有十几年的时效,她们往往被置入二、三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,直到身体不适才会通过医生的诊断知道要取出。

        此时,大部分节育环已经发生了嵌钝,创伤是免不了的。

        为了提醒更多的妈妈,周雯静用铜一比一还原了节育环的各种样式,这些麻花,羊角,蛇形,T形……的各种金属 制品,都真实地在女性身体里存在过。

        后来,她又用红色染料,将节育环图案烧制在白色陶瓷上,就像烙在子宫上挥之不去的印记,触目惊心。

        

        米粒妈小时候听大人们说过节育环,但直到自己生孩子,也没弄懂它到底怎么回事。

        再后来,听米粒姥姥说,刚上环的女人,多多少少都会产生“排异反应”:

        月经不调,内分泌紊乱,腰酸背痛,妇科炎症都是常事,但因为大家都这样,也就咬牙忍忍过去了。

        可米粒妈越想心里越发毛:

        这么个金属环放在身体里,是种怎样感受?

        上网一查,光看文字,就已经心生寒意:

        

        

        

        看到此,突然想起马伊琍前不久说,协和大夫有一个比喻:每一颗没有受精、被排出的卵细胞都在哭泣。

        但是真正应该哭泣的,是被迫包裹着又硬又冷的金属环的子宫吧。

        不敢想象,这些看似精致的铜环背后,埋藏着多少女人无声的痛苦,和血淋淋的故事?

        

        大家都知道,受精卵在子宫内成功着床后,就会开始生长发育,变成胎儿。

        而节育环的避孕原理,就是阻止受精卵在子宫上安营扎寨。

        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,子宫就像一个橡胶瓶,子宫腔是瓶身,宫颈和阴道是瓶颈,而节育环就卡在瓶底。

        

        由于子宫内壁不断被节育环刮擦,所以一直处于无菌性发炎状态,导致胚胎无法着床。

        

        而且,节育环还会不断释放铜离子和吲哚美辛,让精子丧失活力,进一步提升避孕效果。

        本质上来讲,节育环就是一种“长期温和的刮宫流产”。

        确实,节育环总体来说算是安全、有效、便捷的避孕方式,

        但米粒妈一想到自己手上扎根刺都会受不了,实在不敢相信,要怎么忍受子宫被硬物反复摩擦。

        事实是,中国有超过1亿女性上了环,这里面就有我们的姐妹,妈妈。

        原则上节育环必须取换,短则5年,长则十几年,南邮孙晓明教授团队统计称,未来10年内将有2600万妇绝经后需要取环。

        

        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,环是需要被取出来的。

        米粒妈问了身边上了年纪的女性长辈,没取环的大有人在,还有人早就忘了这回事。

        取环,是女人们另一场战役。

        我后来去问了闺蜜的妈妈,这位经历过上山下乡的老太太,想起取环手术依然心有余悸:“这个痛一辈子忘不了,太遭罪了,太遭罪了。”

        刚开始她还觉得,取个环还能比生孩子还疼吗?

        结果大出意料:

        钳子在宫腔反复试探,疼得她一直扭动,又怕划破子宫,只能强忍着。

        折腾了1个多小时,医生才终于钩出金属环。

        妈妈说,生孩子的疼,生完就忘了,但这个痛一辈子忘不了。

        那如果不取环,又会怎么样呢?

        有位阿姨告诉我,她刚生完孩子半年就上了环,从此经血总是淅淅沥沥止不住,小腹仿佛吊着铅块,稍微做点重活,腰就像被重击那么疼。

        她怕家里人嫌多事,只能咬牙忍着,一手扶腰一手哄娃,好几次夜里都哭醒了。

        后来偷偷跑到医院检查,才发现是节育环扎破了肉,瞒着家里做了手术,才慢慢好起来。

        而更多的人,因为没有明显副作用而忘记取环,等到想拿出来时,危险程度早已直线飙升,严重的甚至需要开腹手术,又会带来宫颈损伤、大出血和子宫穿孔等风险。

        

        心痛的是,至今我们依然不知道身边还有多少老母亲,选择默默承受这份无法言说的痛,不知道身体里的“隐形地雷”何时被引爆。

        

        莫言的《蛙》中有个片段:

        女人生产后被强制上环,她偷偷找了个会阉割猪狗的人,用铁钩硬是把环勾了出来。

        后来她怀孕被人发现,又被拖去流产,结果大出血死了。

        每次米粒妈想起这段,下腹都一阵疼痛,忍不住“气抖冷”。

        不仅仅是为了上环、流产而疼,

        更心疼女人总是独自忍受生育之苦,遍体鳞伤,而男人们的面孔却总是模糊的、漠然的,这比铁钩和手术刀,更让人心寒、害怕。

        不要以为,这种情况只存在于小说中1980年代的中国。

        现在依然有女人半被迫地接受上环,还有很多男人理所当然地,把避孕责任推到女人身上。

        有个女孩说,她陪妈妈去医院取下了钩带下血和肉的环,回到家爸爸却看都不看一眼,妈妈难过地把节育环扔进了垃圾桶。

        那一刻她才明白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比上环更痛苦的是男人的无视。

        有数据显示,我国女性承担着80%到90%的避孕责任,男性则只占13.1%,避孕套使用率仅为4.9%,结扎更是寥寥无几。

        相对于女性上环、避孕药,避孕套已经是最简单无痛的避孕方式,可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男人把危险丢给女方。

        就像知乎上这个提问者,女朋友流产6次,宁愿逼她上环也不愿戴套,这是渣还是坏?

        

        可是,也有令人心酸的事,当男人有心选择结扎时,却找不到愿意实施手术的医院。

        

        这,难道不是另外一个选择上的“隐秘的角落”吗?

        表面上女性力量越来越壮大,形象越来越光鲜,但实际上,还有太多阳光不曾触及的角落,我们要走的路还太远太远。

        如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·斯伯格振聋发聩的宣言:

        “我不要求性别给予我特权,我要求的是人们将他们的脚,从我们脖子上拿开!”

        米粒妈始终觉得:

       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避孕方式,风险也应该双方共同承担,绝对不能以一方的健康和未来为代价。

        不逃避,不自私,不退后,才是最好的避孕态度,也是两性之间良性的相处之道。

        这期间,有一个学医的女性朋友曾跟我说:

        其实节育环是一种全球在用的节育手段,西方也在用。只是中、西方在使用上有一个区别,西方选择上环的女性,会跟医生充分沟通,再自主选择是否使用。

        所幸,时代发展至今,我们已拥有知情权和选择权。

        所幸,我们都有权选择适合的避孕方式,做轻松自由、掌控感十足的女人。

        那么,一定要记得做自己身体的主人。

      温馨提示:以上资料仅供参考,具体情况请向华夏人流网在线专家免费咨询 立即咨询
      相关问答
      相关文章